色就是色-歐美setu
当前位置: > 小說 > 热情小说 >

浪侠杜洛传奇之海岛激情(06)FirstWarrior

字数:64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6回:怜香惜玉的大叔

  门一打开,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魁梧男人就步入房里。他一只脚才踏在房里,杜洛就从地上弹起来。杜洛身上没有任何武器,但他这人最擅长就地取材,身上的硬物除了自己那根大屌之外就只有车钥匙了,所以他就把那钥匙往黑衣人右眼一插。

  那黑衣人是个老手,虽然右眼受重创,痛得撕心裂肺,但竟然不哼一声,动作神速的举起枪来打算把杜洛射杀于枪下。可是杜洛一旦出手,杀手?是一招接一招,车钥匙一命中目标,他就一脚狠狠地把黑衣人踹开。那黑衣人被他一脚踢在地上,那一枪也失準了,只射在天花板上。随着黑衣人倒在地上,车钥匙也与他眼眶分离,而他的眼珠子却还嵌在车钥匙上,鲜血滴在地板上,使人骇目惊心。
  杜洛再接再厉,一脚踏在他手腕上,想令他弃枪。可是那杀手也够强悍的,竟然忍着痛不放手。他腰部一挺,右腿已经往杜洛后脑踢过去。

  杜洛晓得不心狠手辣一点是无法善了,他弯腰一伏,手上的车钥匙往黑衣人左眼插下去。他人既然已经伏下来了,黑衣人那一脚自然是不攻自破,而且还要面对丧失最后一只眼的风险。那杀手确实是个高手,临危不乱,赶紧把头一转,同时眼睛一闭,车钥匙最终只是在他脸颊是划了一道伤口而已,最后一粒眼珠子幸保不失。

  杜洛并没有忘记黑衣人手上的枪支,车钥匙一转,改往黑衣人手腕一戳。黑衣人吃痛之下,右手终于一鬆,杜洛就趁机把手枪抢过来。

  黑衣人知道这乃是生死关头,不管多痛也顾不得了,右手一伸,抓住杜洛手腕,不让他向自己开枪。两人各有一只手纠缠在一起,,剩下的手和脚也没有閑着,各自使出杀招往对方要害招呼。那杀手睁大了剩下的唯一眼睛,眼中兇光毕露,使人看了不寒而慄。

  两人近身过招,杜洛虽然抢了先机,但那杀手身手不凡,几招下来各有损伤,杜洛胸口捱了两拳,而那杀手也被打得掉了一颗牙齿。两人在地上滚来滚去,一时之间不分胜负,两人都是遍体鳞伤。

  杜洛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娇呼,「大叔,让开!」

  杜洛不假思索就把那杀手推到一边,而他自己就平躺在那人旁边。他们两人一分开,一部四十寸的液晶电视就砸在那杀手头上,原来是蜜雪儿与智雅合力把房间里的电视机抬出来了。

  任那杀手才强悍也只是个血肉之躯,受了如此重击,整个人都昏头转向了。
  杜洛顺手捡起一块碎片,狠狠地插在那人脖子上,一股鲜血马上喷出来,把站在那人身前的蜜雪儿与智雅喷得一身红。

  「到我了!」随着这句话而来的是泰勒,她把房间的热水壶里面的水都淋到那杀手脸上。那杀手被淋之处立刻冒出了一阵烟,而他也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
  杜洛再在那杀手脖子上多插两下,那人单眼圆睁,口中发出了一阵??声,鲜血流了一地,挣扎了大约一分钟后就不动了。

  杜洛转头皱着眉头看着那三个女孩,「不是让你们仨抱着枕头躲在床底下吗?
  怎幺有事没事就熘出来了?「

  蜜雪儿哼了一声,「还不是担心你吗?若不是我们,恐怕你还打不赢呢!」
  杜洛正色说,「我一个人可以应付的。这太危险了,以后不许自把自为!」
  蜜雪儿又哼了一声。她虽然一脸不忿,但心中也晓得杜洛是关心她们的安全,也不再驳嘴了。

  智雅战战兢兢的问,「这人死了吗?」

  杜洛点点头,「根据我多年经验,这人绝对是死了,而且是死得非常彻底了。」
  泰勒也插嘴问,「既然这个杀手已经死了,我们是否算是安全了?」

  杜洛摇摇头,「这只代表接下来会有更多更厉害的杀手找上门,这也说明了你们爸比确确实实已经把你们给买了。」

  三个女孩都是六神无主,「那……我们现在怎幺办呢?」

  杜洛当机立断的说,「熘,这酒店不能住了!你们的手机都不要了,咱们这就走!」

  四人走到酒店的地下车库,杜洛四周看了看就停在一辆房车前面。三个女孩这些年伴随着她们爸比,也算是见多识广,晓得这款房车是一个小型的可移动房子,里面有各种居家设置,比如说床铺电视机音响开放性厨房之类,在欧美国家十分流行,是一家几口出门旅游的绝佳选择。

  杜洛使出了他高超的偷车技术,不到三两下就把车门给开了。他向女孩们说,「这辆车可以容许我们随时随地都休息。」

  四人上车后发现那辆车确实是应有尽有,宽敞的空间足以让四人舒舒服服的睡个饱,而且车里的小冰箱还有不少美酒饮料。

  杜洛把车子开动,驶出车库,再次开启了逃亡之旅。他这一次是朝着槟城这小岛的另一端开过去。槟城除了是旅游胜地之外,也是一个工业重镇,而工业区就是建在小岛的那一端,一个名叫BayanBaru峇央峇鲁的市镇。

  三个女孩舒舒服服的躺在车里的卧床上,还把小冰箱里面的一瓶红酒开了,与正在开车的杜洛一起分享。

  智雅突然开口说,「我终于明白了!爸比他们真的是不理我们的死活了。为今之计,我们只好一不做二不休,就如大叔所说,把爸比他们所作所为在媒体面前曝光,让他们那帮人下台入狱!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继续被人追杀。」

  蜜雪儿与泰勒两个人都静下来,一语不发的凝视着对方。蜜雪儿一口把酒杯里的酒乾了,一脸犹豫不决,「真的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杜洛接口说,「相信我,为了自保,现任首相会不择手段把你们杀了。以他的势力财力,接下来会有一群饿狼蜂拥而至,把你们三只小羔羊生吞活剥!就算你们逃到别的国家也没有用,他肯定也会万里追杀!」

  蜜雪儿咬一咬牙,「既然如此,那就别无他法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能把他们一群人都拉下马!」

  泰勒想了想,「我们能否拍个视频放到网上?这样的话我们立刻就可以把爸比他们的真面目公布天下了!」

  杜洛摇摇头,「无凭无据,你们三个小女孩随随便便拍个视频就想世人相信你们的指责?那些政客肯定会一口否认,还会反咬一口,说你们是受人指示污衊他们。」

  说到这里,他突然有所觉悟了,「你们手上是否有一些证据能够证明你们与爸比的关係?要不然现任首相也不会铁了心要把你们置于死地!」

  泰勒回答说,「没有啊!他们虽然口口声声说很爱我们,但一直以来都小心翼翼,从来都没有和我们有任何合照……」

  杜洛昨天在蜜雪儿家里确实没有看见任何照片,所以他晓得泰勒说的是事实。
  他向三个女孩子说,「你们三个再想想吧!他们肯定有把柄在你们手里,只是你们不晓得而已,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大开杀戒了。只要你们找到那证物就可以把他们的丑行公诸于世。」

  三个女孩异口同声的回答说,「好的,大叔!我们再想想!」

  槟城并不大,杜洛开了大约一个小时不到就到达峇央峇鲁。这一带除了有世界级的工业区之外,还有不少公寓楼和槟城一个着名景点- 蛇庙。顾名思义,蛇庙里面当然有蛇,而且据说里面的蛇都是不请自来,很多游客都慕名而来,与那些蛇儿合照。这庙宇就在峇央峇鲁中心,与几家电子厂比邻,在一堆工厂中间虽然不大但显得鹤立鸡群。

  杜洛开到蛇庙时天色已经微亮了,而他肚子也在打鼓了。他看见在蛇庙前面有几家热食小贩就把车子停下来。他转头向女孩们说,「民以食为天,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经过了惊心动魄的一夜,三个女孩也饿了,就随着杜洛下车去吃早餐。
  此时已是早上五点多,已经有一些需要上早班的上班族在吃早饭了。杜洛四人嗅到了美味可口的槟城炒粿条咖哩麵椰浆饭印度炒麵等等美食,肚子更是响个不停,马上点了好几种麵食大快朵颐。

  杜洛对那些美食讚不绝口,一连吃了一碗咖哩麵和一碟炒粿条,再加上一杯热巧克力才停下来。他看着那些吃饱了就赶着去上班的普罗大众,不由心中对他们有点羡慕,心想他们虽然过着平凡的生活,但起码拥有一个温暖的家,而自己却从小就在枪林弹雨中长大,永远都无法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后就和女孩们回到了房车。他把车子开到峇央峇鲁工业区的一条沿海路就停在路边。他爬到房车后厢,找了张卧铺躺下来,「我们就在这里睡个觉吧!这里车来车往,人多反而安全。」他按了遥控器,房车的窗帘布就自动拉上,车厢就变成了合适睡觉的场所了。

  杜洛这人有个本领,就是能够随时随地睡着,以此急速地补回体力,这是他多年冒险生涯练就的本事。他在睡梦中又回到了当年与几个小伙伴并肩作战的日子。那时候虽然是今天不晓得明日事,但过的却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每完成了一个任务,每毁灭了一个敌人,他们就会没天没夜的疯狂做爱,无论在游艇上,在电梯里,甚至是飞机上,但曾经留下他们爱的足迹。当时他并不知道,其实他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其中一个小伙伴,他甚至把三人所居住的游艇当成了自己的家。

  可是到了后来,当敌人全被毁灭了后,大家也散伙了。他最爱的女孩寻穫至爱,两人双宿双栖,而另一个小伙伴天生不羁,散伙后就独自一人浪迹天涯。至于他自己就继续扮演浪子的角色,到处留情,直到他在伦敦遇上了另一个真命天子。可惜的是两人却是有缘无份,终于还是不能在一起。受了两次情伤的他因此流浪到槟城,没想到却碰上了这三个被捲入政治风暴中的女孩。

  他睡了不晓得多久,突然感到有人依偎在自己怀里. 他已经和三个女孩有了合体缘,从那人的身材猜出应该就是蜜雪儿了。他微微睁开眼睛,身边的果然就是那个迷死人不赔命的小妖精。

  蜜雪儿凝视着杜洛说,「大叔……我没想到昨晚吃饭时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时她是问杜洛从事什幺行业,而杜洛就回答说自己是个特种兵,而且还杀过不少人。

  杜洛看着怀中小妖精的精緻脸孔,「我一向都不骗小朋友的。」

  蜜雪儿娇嗔说,「什幺小朋友?你这个大叔如果真的把我当成小朋友还会屌我几次?」

  杜洛耸耸肩,「我怕如果拒绝你的话,你会恨死我。」

  蜜雪儿大发雷霆,粉拳不停的擂着杜洛胸膛,「你这个死大叔!得了便宜还卖乖!」

  杜洛由得她擂打自己胸膛,反正她那些花拳绣腿根本就打不痛他,这只能当成是两人之间的情趣而已。蜜雪儿擂了一会儿也累了,就停下来继续躺在杜洛胸膛上。

  「大叔……」她娇憨的低声呼喊。

  「嗯……?」杜洛随口应了一声。

  「谢谢你明明知道会有生命危险也没有抛弃我们仨。」蜜雪儿低声说。
  杜洛轻描澹写的说,「这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甚至连免费的早餐午餐夜宵都没有。我吃了你一顿饭,又屌了你们仨,那总归要做点事干些活吧!」

  蜜雪儿用手指尖轻轻的触摸着杜洛脸颊,「这些都是藉口……别说你只是屌了我们仨而已,哪怕你欠了我们多大恩情,如果你想要开熘,我们也肯定拦不住你。可是大叔你却选择了留下来保护我们……」

  杜洛伸手握住她玉手,把它放在自己大屌上,「别把我看得太好,我也只是一个好色之徒而已。」

  蜜雪儿隔着裤子抚摸着杜洛大屌,「我总觉得你不是一个纯粹的好色之徒…
  …我们跟随了爸比他们好几年了,他们信誓旦旦说会爱护我们仨一辈子,但是现在他们却把我们给买了,反而你这个才认识了一天不到的大叔却拼了命保护我们……「

  蜜雪儿抬头看着杜洛说,「你叫我如何能够把你归类为一个好色之徒呢?」
  杜洛被她的玉手爱抚得飘飘然,索性把裤子脱下来,让大屌再次重见天日,「那我也只是一个喜欢玩命的好色之徒而已,你真的不要以为我是一个好人。」
  蜜雪儿一只手为杜洛大屌服务,另一只手伸入他衬衫内,很有技巧的揩着他乳头,「一个人是好人或许是坏人是取决于他的行为,而不是他所说的话。,我们的爸比每次受访时都是一副大仁大义为国为民的正派形象,可是我们知道的很清楚,他们其实都在私底下利用自己身为高官的权势,贪了天文数字的财富。你虽然口口声声说你不是个好人,可是你的行为却告诉了我,你是个好人。」
  杜洛不置可否的说,「你小小年纪,哪懂得人心险恶啊!我不是告诉了你,我杀过不少人吗?」

  蜜雪儿摇摇头,「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早已看惯了人情冷暖。我从小到大不晓得遇上了多少个想要佔我便宜的男人。我一直都在活在饿狼窝里,每天都扭尽脑汁如何自保。我累了,所以当爸比选择我的时候,我答应了。我当时是这样想的,与其被人硬来,那不如乾脆被一个爱护我的人私有化。」

  杜洛接口说,「所以你就跟了你的爸比?」

  蜜雪儿有点无奈的说,「除此之外,我还有其他什幺选择呢?我跟了他之后,简直就是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吃好住好,可以随意花钱……」

  她苦笑了几声,「我相信你肯定已经在电影电视剧小说里面看过无数次类似的情节了,对不?」

  杜洛默然无语。蜜雪儿说的乃是事实,一个穷家女为了生活而出卖自己的肉体,这种故事确实是比比皆是。可是正依偎在他怀里的并非一部电影里面的角色,,而是一个活生生的血肉之躯,给予杜洛的震撼与看电影看电视完全是两码事。杜洛这人虽然风流不羁,但他有一个缺点,就是怜香惜玉,对于蜜雪儿的命运,他甚是同情。

  他温柔的摸着蜜雪儿头髮,柔声说,「英雄不问出处。这事情过了后你们就可以好好的生活,上个大学,或许学个手艺也好,不要再糟蹋自己了,好不好?」
  蜜雪儿又再苦笑了,「问题是我们能否逃得过那些杀手的追击呢?」

  杜洛一时之间,豪气大发,重重的拍一拍自己心口,「我杜洛保证,你们一定没事的!」

  他话才说完就感到自己龟头一紧,赫然是被人含住了。他低头一看就看见了一团金髮在自己双腿间,原来是泰勒加入了。

  在几个小时之前杜洛已经领教过泰勒的口交技术了,如今再尝一次依然感到神魂颠倒,令他毫无廉耻的呻吟了。

  杜洛正在高声叫床时,紧紧含着他龟头的嘴巴突然一鬆。就在杜洛正想要抗议时,龟头又被人佔领了。他低头一看,这次却看见了一头乌黑长髮,正是韩国妹子智雅来了。

  杜洛感到自己马眼被智雅舌头不停的舔舐着,一股销魂的感觉油然而生,大屌马上膨胀到极限,一支追魂枪兇光毕露的朝天竖起。蜜雪儿一只手还在握着大屌,看见它雄姿英发的样子忍不住加把劲套弄,而泰勒也低头再次把龟头吞噬。
  一时之间,三个美少女都集中精力服侍他那根大屌,蜜雪儿除了用手爱抚杜洛大屌之外,还献出香吻,与杜洛湿吻个不休。

  两人吻到快要喘不过气来才分开。杜洛一边喘着气一边看着三个美少女说,「你们不会是因为我救了你们就以身相许吧?」

  蜜雪儿娇声说,「我们仨早就被你屌过了,早就以身相许了,好不好?」
  泰勒紧紧的吸住杜洛龟头好一阵子后才把它吐出来,「大叔,我们是觉得你这个人真不错,虽然知道对手是一个国家的现任首相也对我们不离不弃,所以才被你感动了!」

  智雅把上衣脱掉,又再露出了她那骄人的身材。她把自己乳房送到杜洛面前,杜洛当然是毫不客气的手口齐用的玩弄着那一双美物。,既然杜洛的嘴巴已经在忙碌着了,蜜雪儿就转移战场,把杜洛衬衫钮釦解开后就埋头舔舐他乳头。杜洛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玩群交了,此时被三个不同国籍的美少女联手合攻,心想真的是不虚槟城之行。

  蜜雪儿从杜洛乳头开始,越吻越下,终于与泰勒连成一片,每人各佔一处,泰勒继续吞噬龟头,而蜜雪儿就把杜洛睪丸佔为己有。

  杜洛也不示弱,铁般硬的大屌绝对不辜负他浪子之名,并没有任由泰勒摆布,反而往上一顶,插入了那德州女孩嘴里. 四人都忙个不休,他们的喘气声在车厢里此起彼落,响个不停。

  终于,杜洛问了一个关键问题,「你们哪一个先上?」

  蜜雪儿马上给出建议,「还是照着之前和你做爱的顺序吧!」换句话说,就是她第一个先上了。

  其他两个女孩听了后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看见小伙伴们不反对,蜜雪儿就把她们两人推开,把大屌抢过来一把坐下去。这小妖精不晓得几时已经把裤子给脱了,她一坐下去,杜洛就感到大屌又回到了一个拥挤不堪的通道。他不禁舒服到忍不住动了起来,下身拚命的往上顶,使得蜜雪儿还没坐稳就被他撞击得摇摇欲坠。

  另外两个女孩见状立刻兵分两路,智雅走到蜜雪儿背后,双手压住她香肩,一方面稳住她,另一方面把她往下压,让杜洛大屌能够更加深入她小穴。

  泰勒就趴在杜洛胸膛上,不停的轻轻咬啮着杜洛乳头。她这一举无疑是火上加油,把杜洛的情慾推到了更高点,双眼通红的抓住蜜雪儿小蛮腰后就开始疯狂的抽插。真可以说泰勒这是隔山打牛,虽然咬的是杜洛乳头,但最后的受益者却是自己的小伙伴蜜雪儿。

  纵然是在逃亡中,四人依然毫无顾忌的在那辆房车里展开了疯狂的群交。房车体积虽然大,但在他们激烈的动作下,也晃动了起来。此时太阳已经高挂在天上了,经过的路人看见了这辆不停的在晃动的房车都不禁发出了会心的一笑,都感到春意满人间。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情妇不好当(完)米璐璐 下一篇:南京肯定宾馆约炮清纯妹子(完)shuangyu222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se94se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
中国大陆地区人士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广告联系